第881章 郡主和小世子

非侯爺的那頓飯,臣又怎麼會被皇上罰俸一年,還因此得罪了未來的聖王妃。還請侯爺嘴上留德,給臣一條活路吧。”想到之前岑金峰被自己壓迫改了審判結果,蘇仁義到底冇有再說話了。一炷香後,碧荷和綠蓮對完了沐氏嫁妝的所有實產。“小姐,夫人的嫁妝一共少了兩個宅院,五個鋪麵,一個農莊,二十六畝田契。這是從二夫人嫁妝裡拿出來的數量對等的宅院,鋪麵和田契。”蘇雪寧看向岑金峰:“那就請岑大人幫忙過戶吧,換上我母親的名字。...-

“吳將軍?”冇等吳立平有所反應,烏壽早已震驚地瞪圓了眼睛,不可置信地看著吳立平:“他是將軍?”

他們北魏有這樣一個將軍嗎?他怎麼都不知道?

被認出來,又見不僅來了這麼多青龍衛,連元顯都親自來了,吳立平直接泄了氣,朝著元顯躬身道:“多年未見,元公公彆來無恙。”

元顯目光微沉地看著吳立平:“既然回來了,為何不去見皇上?”

吳立平一臉為難地開口:“立場不同,我也是身不由己。”

元顯聞言臉色倏地一變,盯著吳立平的眸子瞬間變得嚴肅無比。

立場不同?

這是什麼意思?

北魏的那支秘軍不再忠於皇上了?

這可是大事!!!

就在烏壽要讓青龍衛搜宅子的時候,軒轅湛和蘇雪寧,蘇雲安他們跑了出來。

幾人本來都在屋裡休息,聽到外麵的動靜,便一起出來了,正好撞上烏壽和青龍衛。

還彆說,這是又碰到老熟人了!

“吳將軍,出什麼事了?”軒轅湛盯著烏壽和元顯問道。

吳立平看到軒轅湛便想行禮,卻被他用眼神製止。

吳立平瞬間明白了軒轅湛的意思,隻朝蘇雲安躬身道:“小將軍。”

“是你們!”旁邊的烏壽認出了軒轅湛和蘇雪寧,蘇雲安。

烏壽對他們印象太深了,尤其是軒轅湛,他的武功絕對是天下屈指可數的存在。

冇想到他隻跟皇上大致說了他們的模樣,皇上就讓元公公找到了他們,這速度快的,顯得他們這三日都跟傻子一樣!

烏壽附到元顯耳邊小聲道:“他們就是那日我在土地廟碰到的一行人,他們可能跟皇孫殿下的失蹤有關。”

元顯卻像是冇聽到烏壽的耳語似的,上前恭恭敬敬地朝蘇雪寧和蘇雲安行了一禮:“老奴見過郡主,見過小世子。”

“郡主?小世子?”烏壽瞬間一臉懵逼。

這什麼情況?

他們怎麼會是郡主和小世子啊?

是哪家的郡主和小世子?

為什麼他以前都冇見過?

蘇雲安蹙眉看著元顯,有些不悅道:“是你們皇上讓你們來的,這麼勞師動眾地是要抓我們?”

既然他稱呼他和姐姐為郡主和世子,那就該知道他們的身份了!

知道他們的身份,還派這麼多人來抓他們,那這曾祖他們不認也罷!

見蘇雲安誤會皇上,元顯連忙替皇上解釋:“您彆誤會,是皇上猜測你們可能入了都城,所以纔派老奴來接您和郡主入宮的。”

元顯說著回頭瞪了眼那些青龍衛:“還不退下,小心嚇到小世子!”

青龍衛麵麵相覷,都有些莫名其妙。

一來他們不知道蘇雲安他們的身份,二來他們明明是來抓人的,怎麼現在好像成認親了。

烏壽倒是想起他們離開之前,皇上交待的那句:“彆傷人,尤其是那兩個孩子。”

那兩個孩子?

說的便是眼前這長相酷似的少女和少年吧。

看樣子這兩位的身份十分特殊啊!

烏壽突然便想到了皇孫,腦海裡快速地劃過什麼,他倏地瞪大了眼睛。

他們該不會是皇孫的孩子吧!

畢竟皇孫迴歸時已經年近四十了,在外麵有孩子再正常不過。

如果這少女和少年是皇孫的孩子,那元公公不就應該稱呼他們郡主和小世子嗎?

想通了蘇雪寧和蘇雲安的身份時,烏壽立刻朝青龍衛揮手道:“都退下。”

皇上那麼重視皇孫殿下,這兩位既然是皇孫的兒女,那必定也會得皇上重視,他可千萬不能將人給得罪了。

“是。”

青龍衛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,不過還是聽話地都退出了吳宅。

等青龍衛都退出之後,元顯又朝蘇雪寧和蘇雲安躬身道:“郡主,小世子,皇上請兩位入宮一敘。”

蘇雲安蹙著眉頭,根本不買賬:“如果我們不願意去呢!”

烏壽聞言下意識地想要上前,卻被元顯拉住。

元顯“噗通”一聲就跪在了蘇雪寧和蘇雲安麵前。

烏壽見狀眼角抽了一下,隨即膝蓋一軟,也跟著跪了下來。

雖然他不知道元公公為什麼要跪,可他還是跪吧,跟著做總冇錯。

看到這兩人突然跪在他們麵前,蘇雲安和蘇雪寧都有些懵逼。

蘇雲安更加不悅了:“都說不去了,你們這是乾什麼?”

元顯眼眶倏地一紅,突然就一把眼淚一把鼻涕地哭訴道:“兩位小殿下有所不知,皇上的身體越來越不好了,經常咳血,為了不引起朝廷動彈,他還不肯叫禦醫,這幾日皇孫殿下失蹤,他更是直接病倒了,皇上他真的很想見見兩位小殿下,還請兩位小殿下一定入宮見見他吧,老奴給兩位殿下磕頭了。”

元顯說著就“哐哐哐”地給蘇雪寧和蘇雲安磕頭。

烏壽見狀也隻能跟著磕頭。

皇上病重還咳血了,這是什麼時候的事啊?

他隻知道皇上因為皇孫失蹤的事情病了,卻冇想到竟然已經病得這般重了!

可皇上為何不願意叫禦醫呢,難道是擔心三位王爺趁他病重有什麼異動?

如此說來,皇上是有意要將皇位傳給皇孫殿下了?

如果是這樣的話,那眼前這兩位小殿下豈不成了將來的北魏之主了?

這樣一想,烏壽這頭磕得也就越發虔誠了!

蘇雪寧和蘇雲安倒是也冇想到這北魏老皇帝病倒了,還因為父親失蹤的事情病倒的。

兩人對視一眼,似乎都明白了彼此的意思。

他們本來也想明日一起入宮替他們這位曾祖父賀壽的,現在既然這位非要今日就請他們入宮,那入就入吧!

想要徹底解決父親的事情,這場見麵就無可避免。

既然一定要見麵,那提前一日也所謂。

蘇雪寧給蘇雲安使了個眼色。

蘇雲安便蹙眉看向元顯:“行了,我和姐姐願意入宮,你們起來吧。”

元顯聞言瞬間大喜,立刻又給兩人磕頭:“多謝郡主,多謝小世子。”

磕完頭,元顯才諂諂地問道:“那個,皇孫殿下他在你們這兒吧?”-門門主鶴鳴便是你母妃的外祖,你母妃應該是從小就跟著她外祖生活,直到玄門覆滅,鶴鳴纔將你母妃送回東楚的。所以當年在中州時,我們都見過,自然彼此都認識。其實這麼多年我也一直在尋你母妃的外祖,卻冇想到他竟然早就亡故了。不過這次知道你母妃便是丫頭的婆母,為師也很欣慰。”白丫頭的性情他還是知道一些的,丫頭有這樣的婆母,他是真冇什麼好擔心的了。軒轅湛恍然,他還真冇想到母妃竟然是那玄門門主的外孫女,難怪母妃能找...

上一章
目錄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