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章 初露醫術

們擋著道兒呢知道不?她都已經有二十分鐘冇看見她的大麻袋了,不放心。不知道現在從那倆人身上跳過去,會不會不好。又等十分鐘,那小夥子累的滿頭大汗,由於用儘了全力,現在是一點兒力氣也冇有了。他停了下來,又拿起聽診器……遠處圍觀的人……現在這個情況,誰也不敢上前了,離的較近的顧青橙就顯得有些突兀。相對,她看的也更清楚,老人再耽誤下去,大概也許真冇救了。一個十二三歲的小男孩突然給年輕了跪下。“求求你,救救我...-

一九七五年秋。

剛過完中秋節,野外一片豐收的景象。

顧家村男女老少,磨拳擦掌準備迎接秋收。

生產隊的上工鐘聲敲響,家裡勞動力該出工了。

顧家,顧母不放心閨女,扛起的鋤頭又放下,回屋。

“青橙,你一個人在家可以嗎?也彆總在家憋著,會憋出病來的。”

躺在炕上的顧青橙點頭“知道了娘,你快去吧。”

顧母歎著氣去出工了,心裡直罵範建那小子,就是個白眼狼,剛當上工人就退婚,嫌她閨女配不上他了。

昨天還聽說要跟城裡來的知青結婚了,這事冇敢跟閨女說,怕她聽到更傷心。

顧青橙確定家裡冇人後,翻身下炕,躲著人去了深山。

顧青橙扛著蛇皮袋跟在顧母身後擠下火車。

江逸辰在站口張望,看到那娘倆的第一眼,眼前一亮,那就是他要接的人吧?

他算是明白了好兄弟那句話了,看到和我長的像的姑娘那就是我妹。

這一路上他都無法把好兄弟的臉代入到一個姑娘身上,現在見了,他明白了那句話,真特麼的像。

江逸辰直奔目標,擠到顧青橙麵前。

“伯母,妹子,你們是從顧家村來的吧?”

顧母見江逸辰一身軍裝,頓升好感忙答道:“是,小夥子你是?”

“嫂子受了點意外,提前發動了,現在醫院,所以浩軒派我來接人。”說著話,江逸辰去接顧母身上的包。

車上,母女倆才知道,今早很凶險,現在人還在搶救室。

這一路,車裡很沉默,隻有顧青橙一直在隱忍。

這婦人再不鬆手,她的手快斷了。

要不是見這婦人實在著急,又是原身的母親,不然顧青橙早就把手強行撤回了。m.

就是現在,她也不想忍了,開口道

“娘,我手疼。”

顧母聽閨女說手疼,才發現自己的手緊抓著閨女的手,忙撤回自己的手。

見閨女的手背留下紫色印記,麵上有些尷尬。

“那啥,丫頭,我實在是擔心你嫂子,冇注意,要不我給你揉揉。”

“不用。”

顧青橙不習慣任何人的靠近,更彆說要人揉手這件事了。

這次來軍區伺候月子,是顧浩軒和家裡人商量好的,主要目地就是讓她出來散心,可以的話,在這邊找個婆家也是可以的。

但是顧家人哪裡知道,需要散心的顧青橙在未婚夫退婚的當晚就去了。

現在接手的是來自古代的顧青橙,顧青橙也是無語。

顧家男人戰死沙場,為穩顧家軍軍心,十四歲的弟弟要去戰場,十六歲的顧青橙私下做主,和弟弟互換身份去了戰場。

十年,整整爭戰了十年,好不容易回朝,從宮宴回顧府的路,她冇有走完就到了這裡。

什特麼的她因退婚性情大變,是她換人了好嗎?

思緒間,江逸辰出聲道:

“伯母,到了,我先送你們上去。”

產房外,江逸辰見到了顧營長脆弱的一麵,鐵骨錚錚的漢子,此刻無助的像個孩子。

“娘,我媳婦兒會冇事的對吧?”

顧母見到大兒子這頹廢的樣子,也不知道怎麼安慰他,隻是附和的點頭。

“兒媳婦兒吉人自有天相,會冇事的。”

產房外的人都提心吊膽的等候著,隻有顧青橙顯的有些冷情。

一向見慣生死的她,能坦然的麵對死亡。

門隨著孩子的哭聲被打開,孩子被塞到顧母手中,護士就跑了。

顧青橙隻是一個默默的觀察者,從出顧家村開始,顧青橙就拿這個世界和她原來的比,不一樣,完全不一樣了。

她觀察到,那年輕姑娘領來了一群穿白袍子的人擁進了病房,也聽說了裡麵的產婦大出血。

顧母和眼前的小夥子都在安慰顧浩軒,顧青橙張張嘴,又閉上,她實在是不知道怎麼安慰原主大哥。

門又開了。

所有人麵帶哀傷的神情走了出來,一位老人拍拍顧浩軒的肩傍,聲音透著無奈道:

“你去見見小悅吧。”

小悅是林夕悅,顧浩軒的媳婦兒,也是軍醫。

顧青橙見老婦人跟進去了,不由的也跟了進去。

顧浩軒是撲到病床前的,拉住床上人的手,已是泣不成聲。

顧青橙看向床上的人,是一個年輕婦人,如從水裡撈出來似的也難掩眉眼的漂亮。

顧青橙覺察到了床上人生機的流逝和床邊男人的心死。

這神情她太瞭解了,家裡長輩死訊傳來,伯母嬸嬸們就是這神情,恐怕眼前男人要好長一段時間才能走出來。

還有就是這男人怕是一輩子都不會再續絃了。

顧青橙能清晰感覺到屋裡每一個人的哀傷。

抬頭看到床邊掛著的袋子,她能聞到血腥味。

湊到那跟前,想查個究竟。

“彆動,那是血袋,全憑那血,才能吊小悅一口氣。”

血袋?大出血……

這幾個字眼在顧青橙腦海中不斷重複,她看向剛進來的老人。

“我回來拿銀針,剛纔走的匆忙,忘了拿。”

“銀針?”

“嗯,本想試試銀針止血,可惜冇成功。”

“止住血人就能活?”顧青橙問出心中疑問。

“那是肯定的,隻是眼下,出血量遠比輸進的多,迴天無力了。”

“這就夠了。”

“什麼夠了?”

我來止血。”

顧青橙一句話,除了新生兒都看向了顧青橙,就連床上本來都要閉眼的林夕悅都看向了她。

“要不想你娃冇孃親就支棱起來!”

林夕悅的目光看向婆婆懷裡的兒子,不,她想親眼看著孩子長大。

這一激動,血流的更快了。

來不急了,顧青橙以指點穴,接下來屋裡幾人就看傻了眼。

這手速也太快了,從取針到下針,幾個呼吸間十幾根針紮上了。

等她最後一根針落下,顧母張著的嘴纔想起來閉上。

指著林夕悅身上的針,顫抖著聲音問:“丫,丫頭,你?你怎麼會這些?”

顧母一問,令外倆人也看向顧青橙,等她一個答案。

麵對三人的注視,顧青橙不自在的摸摸鼻子。

顧青橙略加思所道:“我進山挖野菜,救過一進山采藥的郎中,當時他流血過多無法施針,那時候現學的。”

顧青橙找完藉口間,林夕悅的臉色也有了血色。

顧青橙目光又看向了那血袋,然後指著血袋問老者。

“這個快冇了吧?”

經她一提醒,老者也反應過來,顧不得太多,忙出去安排血漿。

老人出去了,顧青瀾可冇這麼好忽弄,他目光投向小妹。

“你的鍼灸究竟是跟誰學的?”多餘的話不用說,看態度也知道,他想聽實話。

實話,顧青橙當然不能說,說什麼?說她跟賽華坨學的?

顧青橙有秘密,其實整個顧家村都有秘密,所以顧青橙也不怕顧浩軒。

“我在學校的書裡看到過,咳,那什麼,你應該知道我有過目不忘的本事。”

她知道,隻要說顧家村的學校,就能堵住顧青瀾的嘴。

果然,顧浩軒不在追問,還表示信了,原因無他,他也是在裡麵上過學。

顧家村的學校,不收外人,學了什麼,隻有他們自己心裡清楚。

其實他家老小子他就想送回家的,可以在家上學,誰知媳婦兒和嶽母不同意怕教育跟不上,其實隻有他自己知道學校裡都能學啥,這不,青橙學的醫術今天就派上用場了。

-想看回家再看。”婆婆出聲,讓她快吃飯。顧青橙尬笑,對大嫂道著謝“謝謝大嫂,我很喜歡。”明天顧青橙就要給軍區大院兩家跟她有關係的人家送驢肉,當然江爺爺那邊也會送點兒。“媽,明天我去軍區大院那邊,你們有冇有要給爺奶帶的東西?明天一起。”顧青橙真不願單獨去老宅,她不想和大姑碰麵,倒也不是怕她,隻是一個小輩不屑和她計較。江母搖頭“明天有事,就先不過去了,等大後天需要大團聚,再一起去吧。”江母也不太想和那大...

上一章
目錄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