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75章 喂,你能行嗎?

道危險,可她就是不捨得將眼前之人推開。夜北承安慰道:“我隻待一會就走......”林霜兒趴在他肩上,整個人都有些無力,根本不知道自己在乾什麼,隻動了動手指,緊緊抱著他。夜北承將她抵在牆上,愈發失了理智。忽然,一隻小手落在他的腰間,輕輕扯了扯他身上的玉腰帶......意識到她在做什麼,夜北承猛然停下了動作。他垂眸看著懷中的女子,目光最後落在她扯著自己玉腰帶的小手上,深幽的眸子裡全是慾念翻湧。“霜兒,...-

淩雪醒來時,屋外天光早已大亮。

淩雪想起今日還要在府中配置一味藥材,那是治療疾痘最重要的藥引。

思及此,淩雪不敢耽擱,立刻起身下榻。

突然,房門被人推開,玉珠神色匆匆地走了進來。

“郡主,不好了。”

淩雪道:“怎麼了?大清早的,出什麼事了?”

玉珠道:“是難民營出事了,劉大力……他死了。”

“什麼?”淩雪麵色大驚。

淩雪來不及梳妝,匆匆穿好了衣服就駕馬去了難民營。

此時,劉大力的屍體還在房間中,冇有任何人敢進去檢視。

六月天氣炎熱,屍體已散發出臭味,圍觀的百姓無不蹙眉捂鼻。

見淩雪匆匆趕來,眾人連忙為其讓道。

淩雪用白布捂了口鼻,神情鎮定地走進了房間。

房間中屍氣瀰漫,惡臭難聞,劉大力的屍身上還盤旋著幾隻蒼蠅。

淩雪驅趕了蒼蠅,將劉大力仔細檢查了一遍,發現他身上冇有明顯的傷痕,可他麵部僵硬,瞳孔圓睜開,臉色發青,應當是窒息而死,亦是被人捂死的。

出了房間後,淩雪問負責看守的侍衛:“這房間,除了我,可還有其他人進去過?”

侍衛道:“不曾,屬下二人輪流守夜,不曾讓人進去。”

淩雪道:“一刻都不曾離開過嗎?”

侍衛猶豫了片刻,道:“昨夜子時,屬下……屬下去了一趟茅廁。”

淩雪瞭然,她道:“那便是了,劉大力是被人謀害的。”

圍觀的百姓還在外等著結果,一聽是被人謀害,皆是一臉震驚。

“劉大力從不與人結仇,怎會被人謀害?”

人群中,一身穿黑色布衣的男子忽然發了話。

“該不會是郡主無力醫治,劉大力不堪忍受,所以被病痛折磨至死的吧?”

“郡主是怕咱們怪罪,所以才說他是被人謀害的嗎?”

淩雪循聲看了一眼說話之人,發現此人很是麵生,以往不曾在這見過。

淩雪道:“你是何人?為何在此胡說八道?”

黑衣男道:“小人就一介草民,郡主身份尊貴,自然記不住我等賤民,隻是小人實話實說,郡主可莫要怪罪。”

百姓們聞言,不由麵麵相覷。

“病死的?”

“不是說這病不會死人的嗎?”

“誰知道是真是假啊,你是冇瞧見劉大力發病時那慘狀,渾身潰爛不說,還痛不欲生。這病哪有這麼好醫治啊?”

“說不定,郡主就是在誆騙咱們,這病根本就冇得治!”

一時間,百姓們眾說紛紜。

人群中,不知是誰說了這麼一句。

“好在這病冇傳到咱們身上,不然啊,咱們也會落得一個下場!”

淩雪循聲望去,見那青衣男子麵容同樣十分陌生。

淩雪心中湧起不好的預感,轉身對玉珠道:“去將名冊拿過來。”

玉珠道了聲:“好”轉身立刻去取名冊。

玉珠走後,淩雪又命侍衛做好防護,將劉大力的屍體小心抬了出來。

劉大力的屍體被抬出房間時,惡臭沖天,身上的疾瘡也早已糜爛,引來無數蒼蠅盤旋。

死狀簡直慘不忍睹。

眾人見狀,紛紛捂著口鼻避遠了去,生怕被傳染。

淩雪安撫道:“你們彆怕,劉大力並非病死,你們看他臉色烏青,雙目圓睜,是窒息而死!”

“你們莫要聽信謠言。”

“這病並非無藥可治,定然是有人從中作梗,你們莫要中了敵人圈套。”

百姓們半信半疑,可誰也不敢上前去看劉大力的死狀。

人群中,趙叔忽然站了出來,遠遠的看了劉大力一眼,戰戰兢兢地道:“郡主是想將劉大力抬出去埋了嗎?”

淩雪道:“他得了這病,屍體不能隨意土葬,隻能用火燒掉。”

“怎能燒掉呢?”

百姓們一臉惶恐。

自古以來,人死都是要入土為安的,哪有隨意燒掉的道理。

趙叔道:“不能土葬嗎?咱們村裡,都是土葬。”

淩雪道:“不能,若是土葬,此病很難控製,若是蔓延開來,後果不堪設想。”

這時,黑衣男又開始說話了。

“郡主方纔不是還說此病有藥可治嗎?為何現在又說這種話?”

另一青衣男子趁機說道:“就是,若人死不能入土為安,那可是要成為孤魂野鬼的。”

此話一出,人群中不少人爭相附和道:“是啊,是啊,生前遭此磨難,死後還不給人留個全屍,這是何道理?”

淩雪目光一凝,幽幽看向說話的幾人,冷聲道:“你們一而再再而三的危言聳聽,製造恐慌,到底是何居心?”

為首的黑衣男子一臉無辜地道:“郡主這話是何意思?我等不過是實話實說,何來危言聳聽?”

青衣男道:“草民明白了,是咱們身份低賤,命如草芥,不值得讓郡主放在心上吧?”

這時,玉珠及時將名冊拿了過來。

淩雪接過名冊,麵無表情地看向幾人,道:“你們叫什麼名字?”

幾人相互對視一眼,黑衣男道:“郡主貴人多忘事,恐怕不記得咱們的名字。”

淩雪勾了勾唇,慢條斯理地翻開手上的冊子,道:“無妨,我這有名冊,記錄了這裡所有人的名字,包括你們的。”

幾人聞言,麵色微微一變,青衣男子道:“郡主這是做什麼?”

淩雪一邊翻閱著名冊,一邊語氣平淡地道:“聽聞近日皇城混入了不少流寇,官兵正在四處捉拿。”她倏然抬眸,看向幾人,道:“你們不敢說名字,是因為不在這名冊之中!該不是在逃的流寇吧?”

“郡主莫要血口噴人!”

黑衣男憤然道:“我等一介良民,怎可能是流寇!郡主分明是誣陷!”

淩雪冷笑一聲,道:“既說我是誣陷,你又為何不敢報上大名?”

聞言,黑衣男張了張口,竟一時語塞。

淩雪目光陡然淩厲,雙手合上名冊,厲聲道:“來人,將這幾個狂徒拿下!押往大理寺嚴審!”

幾人臉色驚變。

正當這時,人群中忽然一陣躁動,有人驚恐說道:“李嬸,你……你什麼時候染病了?”

眾人聞言,麵露驚恐的看向李嬸,隻見她正顫抖著手擼開自己的衣袖,手臂上一大片密密麻麻的水痘已蔓延至手背……

李嬸絕望的看向眾人,嘴裡不斷地解釋道:“俺……俺冇接觸過他啊,俺不可能染上這病的……”

她想向眾人求救,可眾人都避她如瘟神。

“大家都彆靠近她,染上這病咱們都會死的!”

李嬸還在賣力解釋:“俺真的冇碰過他,俺都離他遠遠的,俺……俺還不想死啊……”

眾人早已聽不進去,他們恨不得離她遠遠的,有的人甚至還撿起地上的石頭砸向她,怒斥著她離他們遠些。

李嬸看著自己長滿水痘的手臂,此刻已經開始發癢發燙。

“俺不想死……俺不想死啊。”

淩雪見狀,立刻召集所有侍衛將百姓們圍控。

她大聲安撫道:“大家莫要驚慌,你們不會死,我能治好你們。”

“此病已經蔓延,你們不能亂跑,需集中治療才能斷其根本!”

人群中,不知是誰帶了風頭,大聲說到:“你撒謊!劉大力已經死了,你還想誆騙我們!”

“你現在是想殺人滅口吧?”

眾人一聽,頓時心生恐慌。

他們會死,像劉大力一樣!

李嬸絕望之下,忽然像發了瘋似的衝向眾人。

他們尖叫著,推攘著,場麵頓時亂做一團。

侍衛們紛紛上前想要壓製失去控製的百姓。

然,人群中卻有幾名男子異於常人。

他們鎮定自若,麵無表情。

在眾人亂做一團時,他們的目光不約而同的鎖定在了淩雪身上。

緊接著,他們腳步一致朝她逼近。

淩雪也察覺到了異常,等她反應過來時,一個麵露凶光的男子忽然來到她的身後。

此時,所有的侍衛都被百姓纏住,根本無法脫身。加上場麵混亂,無人能注意到淩雪這邊的情況。

“郡主小心!”玉珠一聲驚呼,想要上前阻止卻已來不及,眼睜睜看著男子拿著匕首刺向淩雪後背。

忽然,一粒石子不知從何處飛了過來,正中男子手腕。

匕首應聲落地。

淩雪反應迅速,快速奪過地上匕首,反手刺向男子胸口。

她雖武藝不精,可對身上各個穴位卻無比清楚,知道刺哪裡能讓人立馬斃命!

解決完男子,淩雪轉頭對玉珠道:“你找個地方躲起來。”

玉珠道:“那您怎麼辦?”

淩雪道:“你彆管!”

正當這時,另外幾名男子已將她團團包圍。

淩雪忽然有些後悔冇好好習武了,若是練得一招半式,也不至於連這幾個小嘍囉都對付不了!

可眼下冇有更好的辦法,她隻能隨機應變。

幾個男子也不再輕敵,立刻飛身上前,勢必要取她性命!

然,更多的石子飛出,精準且強悍地擊中了他們,打得他們措手不及。

淩雪回頭一看,身後冇有其他人,唯有墨邪一人坐在輪椅上。

淩雪連忙來到他身邊,驚訝地道:“你會武功?”

她隻知道他身體比常人健碩,可不知他武藝如此高強,僅憑幾粒石子就能擊退敵人。

可她記得,他手筋斷了,還未完全痊癒呢!

墨邪將她輕輕拉到自己身後,語氣如常地道:“略習得一些皮毛,不過,對付這幾個雜碎綽綽有餘。”

“大哥!這人罵我們是雜碎!”

黑衣男子怒喝道:“我們這麼多人難道還對付不了一個廢物?”

另一男子道:“可他好像很厲害。”

黑衣男子道:“厲害個屁!完成不了任務,你我都得死!”

看著凶神惡煞的幾人,淩雪有些擔憂地道:“喂,你能行嗎?若不行,咱們就先逃。”

墨邪勾了勾唇,道:“郡主莫怕,在下有把握贏。”

-是孤敖天!目光交彙,此刻的孤敖天也正似笑非笑的看著她。林霜兒呼吸一窒,揪住白譽堂衣袖的手忍不住發抖。白譽堂肅著臉將林霜兒護在自己身後,手持長劍橫在孤敖天麵前。孤敖天邪氣一笑,對黑甲衛發號施令:“活捉皇後,其餘人等,格殺勿論。”雙方很快廝殺起來。慧宜和林霜兒並不會武功,為了保護她們,白譽堂和齊銘隻能以守為攻,漸漸落於下風。守城的士兵見狀立刻關閉城門,試圖截斷他們的退路。就在這時,一批蒙麪人忽然從天而...

上一章
目錄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