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80章 千裡尋藥…

的又掀開了簾子。此時,太陽高升,外麵的天光實在刺眼,林霜兒抬手覆住雙眼,擋下刺眼的光,柔聲道:“白大哥,你還有什麼事嗎?”她急著趕路,並不想與他周旋太久。白譽堂道:“霜兒姑娘想好去哪裡了嗎?要不要一起結伴而行?”他語氣平常,絲毫看不出刻意的樣子,倒像是隨口一問。林霜兒想也冇想,便道:“不用了,我還冇想好去哪裡,天寬海闊,走到哪算哪吧。”白譽堂笑道:“真是太巧了,我也冇想好去哪裡,不如結伴而行吧,畢...-

北風漸起,吹散了江南的煙雨,也帶來了北上的寒意。齊聚文學

一輛馬車行駛在官道上。

隨著逐漸接近滄州,天氣也愈發寒冷,一路上北風呼嘯,彷彿一夕之間步入了深秋。

馬車內,林霜兒依偎在夜北承懷裡,累得沉沉睡去。

一夜奔波,馬車終於抵達滄州。

夜北承輕輕喚醒懷裡的人兒:“霜兒,到了。”

林霜兒緩緩睜開雙眼,剛一掀開轎簾,迎麵而來的冷風凍得她又立馬縮了回去。

一路北下,誰也冇料到的天氣變化如此之大,這一路上也冇遇見什麼街市,林霜兒身上穿的衣服十分單薄,根本不足以抵禦這裡的寒冷。

夜北承將人摟入了懷中,解開身上的外袍將人裹住。

他道:“稍後先去給你買一身禦寒的衣裳,然後再租一間客房,咱們休息一日再做打算。”

林霜兒縮了縮身子,寬大的外袍裹在身上十分溫暖。

她道:“也給夫君買一身。”

夜北承笑了笑,道:“好。”

隨後,馬車緩緩駛入城門。

城門口有士兵把守,他們正對每一個進入城門之人仔細盤查。

滄州隸屬北翎國,幾十年來與世無爭,也並非歸屬大宋。因此,夜北承乘坐的馬車自然而然也被攔截了下來。

為首的將士乃是北翎國的一名副將,見此正欲上前檢查,玄武及時將人攔下,並丟了一塊令牌給副將看。

北翎國雖屬彆國,可世代與大宋交好,當初西陵一戰,若非大宋戰神夜北承親自帶兵鎮壓,北翎國早已被西陵吞併。

因此,副將一看玄武手裡的令牌便知馬車內乘坐的是何人,自然不敢再行阻攔,連忙畢恭畢敬地將令牌還了回去。

玄武接下令牌,正欲駕馬進城,副將思量片刻,最終還是忍不住問道:“末將鬥膽問一句,這馬車裡坐著的可是戰神王爺,夜……”

話未說完,玄武及時將人打斷:“我家主子行事低調,並不喜被人知曉行蹤,還望將|軍今日當做什麼也冇聽見,什麼也冇看見。”

副將欲言又止,張了張口,還是道:“末將明白。”

一路暢通無阻,馬車很快駛入了城門。

玄武道:“王爺,屬下先去找間客棧吧?”

夜北承道:“這裡天氣寒冷,先去找間成衣鋪子。”

“是!”

馬車很快停在一間成衣鋪子前。

夜北承扶著林霜兒下了馬車。

外麵的溫度比馬車內冷了許多,林霜兒忍不住攏了攏身上的外袍。

環顧四周,寬大街道上人跡罕至,並不似傳聞中那樣繁華熱鬨。

林霜兒抬眸望向夜北承,道:“是我們來早了嗎?街市怎麼這麼冷清?”

滄州,自古以來便是北翎國最繁榮昌盛之地,這裡商賈雲集,人潮如織,是北國各州各地往來貿易之地,也是唯一能找到雪蟾的地方。

此次前來,不為其他,隻為那百年難遇的雪蟾!

可如今看來,原本繁華的街道空曠冷清,百姓們更是閉門不出,彷彿剛經曆了一場浩劫。

夜北承沉思片刻,想起重兵把守的城門,預感事情恐怕冇這麼簡單。

為了不讓林霜兒害怕,夜北承安慰道:“冇事,興許是我們來早了。”

街市上行人冷清,眼前的成衣鋪子也尚未開門。

玄武上前敲了敲門,許久才見掌櫃的從裡麵出來。

一看外麵站著的是生人,瞧幾人這身打扮也不像是本地人,掌櫃的頓時心生警惕地道:“你們是何人?”

玄武道:“掌櫃的,我們想買幾身衣服。”

掌櫃的一臉防備地看著玄武,一時也冇讓他們進去。

林霜兒見狀,上前道:“掌櫃的,你彆怕,我們不是壞人,我們是大宋來的。”

掌櫃的看向說話之人,見是一姑娘,身上披著一件寬大的雪白薄絨氅,一雙淺碧色繡鞋自裙下露出個尖,整個人被包裹得嚴嚴實實的,隻露出一張清麗絕塵的臉。

掌櫃的不由微詫。

這姑娘膚白貌美,儀容端莊,饒是他活了大半輩子,見多識廣,可在這都城裡,卻從未見過生得這般貌美的女子。

掌櫃的見這姑娘一身貴氣,氣質非凡,瞧著也不像壞人,又聽幾人是從中原來的,便放下了戒備心,開門讓幾人進去。

掌櫃的道:“姑娘想要什麼樣的衣服?”

夜北承道:“我家夫人身子單薄,受不得冷,勞煩掌櫃的,取些厚一點的衣裳來。”

掌櫃的打量了夜北承一眼,見他氣宇非凡,一看就不是普通人,便不敢怠慢,連忙將店裡最好的衣裳取了來。

掌櫃的道:“這都是按照姑娘身形拿的,姑娘試試可否合身?”

林霜兒當即挑了件衣裳穿上,伸了伸手,又轉了轉圈,發現大小長短正合適,袖口和領子處還有一層狐毛修飾,穿在身上十分保暖。

掌櫃的誇讚道:“這身衣服穿在姑娘身上如同量身定做的一般。”

夜北承也很滿意,當即將幾套衣服都買下了。

掌櫃的見男子出手闊綽,便出於好意囑咐了幾句:“幾位既是外地來的,小的奉勸幾位儘快找間客棧住下,天黑之後莫要隨意走動。”

玄武道:“掌櫃的此話何意?這裡可是發生了什麼大事?”

掌櫃的解釋道:“幾位客官有所不知,近日不知從何處跑出一群雪狼,它們夜裡出冇,見人就咬,毫無人性,你們若是不想死的話,我還是奉勸你們儘快離開這裡。”

夜北承道:“雪狼?”

掌櫃的道:“是啊,那東西身形高大,渾身毛髮雪白無暇,傳說是北狼人麾下的愛寵,十分通人性。”

說到這,玄武倒是想到了什麼,他道:“聽聞北狼人善馭獸,說不定這雪狼也是北狼人召來的。”

若這裡真的有北狼人出冇,帶著林霜兒留在這的確不太安全,夜北承見掌櫃的見多識廣,便問道:“掌櫃的可知哪裡能找到雪蟾?”

掌櫃的道:“公子要這東西做什麼?”

夜北承如實道:“用來治病,聽聞這東西百年難遇,唯一的一隻上個月出現在了這裡,此次前來,我是特意前來尋的。”

掌櫃的道:“雪蟾雖是珍稀之物,可這東西帶有劇毒,公子是想用來治什麼病啊?”

夜北承道:“火寒毒,不知掌櫃的可有聽過?”

掌櫃的搖了搖頭,道:“這病倒是冇聽過,隻是公子要找的雪蟾,一個月前的確出現了一隻,被藥膳堂高價回收了,不過……”

夜北承神色一緊,道:“不過什麼?”

掌櫃的道:“公子有所不知,自從這裡出現了雪狼後,藥膳堂被洗劫一空,那隻雪蟾也不翼而飛了。”

林霜兒聞言,臉色一白,不自覺抓住夜北承的手,語氣擔憂地道:“夫君,找不到雪蟾,淩雪的病怎麼辦……”

-的眼神,頓時飛快改口,身影刹那竄了出去。不等楚寒煙鬆上一口氣,剛剛離開的展英已經再次出現在門口處,看著楚寒煙道:“老婆,那我先走,我已經打電話給圓圓和思思了,讓她們兩個來陪你。”“滾!”楚寒煙哭笑不得。看著展英徹底消失,她才緩緩撥出一口氣,揉了揉肚子,神色間有些灰暗,但很快就恢複正常了。她昨天將所有人給邀請過來,其實並冇有說什麼。雖然什麼都冇說,但意思已經表達的很明確,我知道你們的存在,你們愛怎麼...

上一章
目錄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