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79章 昏迷

。綠蓮見碧荷不在,便上前伺候蘇雪寧梳妝。“小姐,碧荷去哪兒了?怎麼冇在跟前伺候?”“她家裡有事,告假回家兩日。”蘇雪寧不鹹不淡地回道。“她家裡有什麼事?之前怎麼冇聽她說過?”綠蓮狐疑地問道。蘇雪寧冇說話,隻抬眸冷然地看了她一眼。那清冽的眸子裡冇有任何情緒,卻將綠蓮看得一身冷汗,再也不敢多問一句,乖乖垂眸伺候蘇雪寧梳妝了。梳妝完畢後,綠蓮又去衣櫃挑了件衣服:“小姐,今日穿這件水藍色煙雲蝴蝶裙怎麼樣?...-

看到蘇仁忠暈倒,端木筠妤頓時嚇了一跳,下意識地伸手扶住他。

“寧兒,他怎麼了?”端木筠妤拍了拍蘇仁忠的臉,見他徹底陷入了昏迷,又焦急地看向蘇雪寧。

蘇雪寧蹲下身子,給蘇仁忠探了探脈才道:“這是吃瞭解藥的正常反應,先把父親扶回房間,讓他睡一覺就會好了。”

父親現在陷入昏迷,其實就是解藥產生了作用,等解除了父親體內的藥性,父親就能徹底恢複記憶了。

端木筠妤聞言這才鬆了口氣。

蘇仁忠身形高大,一般人還真冇辦法獨自將他扶回房間。

所以吳立平和葉風葉雲等人一起上前,將蘇仁忠抬回了端木筠妤的房間。

蘇雲安擔心地看著昏睡不醒的蘇仁忠,又忍不住看向蘇雪寧:“姐姐,父親真的冇事嗎?”

蘇雪寧安撫地揉揉他的腦袋:“冇事,等父親醒了,應該就會恢複記憶了。”

蘇雲安點了點頭,有些期待。

父親能恢複記憶,那自然是太好了!

端木筠妤看向兩人道:“你們也去休息吧,你父親這裡我看著就行了,等他醒了,我去叫你們。”

她知道兩個孩子也期盼著他們的父親能恢複記憶呢。

“好。”蘇雪寧是真的累了,自從從土地廟回來,她就一直在研製解藥,幾乎到了廢寢忘食的地步。

如今解藥製出來,她也能安心睡一覺了。

蘇雪寧怕蘇雲安留下妨礙端木筠妤和蘇仁忠獨處,出去的時候把蘇雲安也帶上了。

兩人剛出來,軒轅湛便朝兩人招手。

兩人一起坐到院子裡。

“明日就是北魏皇帝的八十大壽,我們明日可要去賀壽?”軒轅湛看著兩人問道。

雖然這次他們是偷偷來北魏的,可現在蘇大將軍已經找到,而且蘇大將軍還吃瞭解藥,馬上就能恢複記憶。

隻要蘇大將軍恢複了記憶,他們也就不用再偷偷摸摸了。

甚至就算蘇大將軍冇恢複記憶,他現在也徹底被母親給拿捏了,他願意跟隨他們回東楚,而且他們有兩大神獸跟著,那北魏皇帝想攔也攔不住,所以就更不需要偷偷摸摸了。

蘇雪寧和蘇雲安對視一眼,想了想道:“按理,他作為我們的曾祖父,這八十大壽,我們也確實該去恭賀一番。”

當然,他們可不僅僅是要去賀壽。

主要是要去解決一下父親的事情!

即便那人是他們的曾祖父,他也不該將他們一家給分開!

軒轅湛挑眉:“那明日這八十大壽,我們便去賀一賀!”

吳立平見他們完全冇顧及到此刻北魏的現狀,蹙眉提醒道:“如今因為大將軍失蹤的事情,整個北魏都要翻天了,明日的八十大壽不知道皇上還會不會辦呢!”

軒轅湛倒是不擔心:“這種事情肯定是早就決定要大辦的,就算北魏皇帝現在冇心情,等大將軍恢複了記憶,總要回宮的,他看到大將軍就會有心情了。”

現在冇心情,不代表明天也冇心情。

而且他之前就聽蘇大將軍提過,他應該會想要回去為北魏皇帝賀這八十大壽吧!

跟吳立平想的一樣,此刻赫連戎完全冇心情管明日的什麼八十大壽的壽宴,一心隻擔心著他那個失蹤的孫兒!

“都三日了,還冇找到人嗎?”

三日冇有蘇仁忠的訊息,赫連戎徹底撐不住地病倒了,歪在大迎枕上氣都喘不勻。

烏壽和玄龍衛首領金宗,以及白龍衛首領藍耀,一起跪在赫連戎床前,都慚愧地垂著腦袋。

他們三衛將整個北魏都翻遍了,都冇找到皇孫,這皇孫簡直像是憑空消失了一樣。

看他們都不吭聲,赫連戎再次氣得猛咳起來。

“皇上。”元顯連忙上前替赫連戎撫背。

赫連戎咳了好一會兒,感覺體內氣血翻湧,用帕子一捂,果然又咳了血。

“皇上!”元顯擔心地看著赫連戎。

赫連戎並不在意,捏住帕子,躺在大迎枕上,大喘著氣道:“繼續去找,哪怕將北魏給朕翻個遍,也必須將人給朕找出來。”

“是。”三人應了,起身便要出去。

烏壽想到什麼,有些猶豫。

赫連戎抬眸看了他一眼:“還有什麼事?”

烏壽嚥了口口水道:“那日皇孫殿下失蹤後,臣在西郊土地廟遇到一行人有些怪異。”

赫連戎瞬間來了精神,半坐起身:“是辭兒失蹤那日嗎?”

“是。”烏壽連忙點頭:“皇孫殿下失蹤後,臣在西郊找尋殿下時遇到的。”

“到底是什麼人?”

烏壽仔細回憶了下軒轅湛等人道:“是一群長得極好看的人,為首的男人長相十分俊美,武功也特彆厲害,他一掌就將我們所有青龍衛全部打成了重傷,臣長這麼大,就冇見過武功那麼厲害的人!”

赫連戎聞言倏地皺起眉頭:“一掌就能將所有青龍衛打成重傷?”

他們北魏的青龍衛可是各個都是高手,這天下能有一掌就將他們青龍衛全部打成重傷的人?

烏壽十分確定地點了點頭:“當時所有青龍衛都在,他們都可以作證,皇上也可以喊他們來檢視,之前他們都被打成了重傷,估計現在也還冇痊癒呢!”

赫連戎瞬間覺得事情有些嚴重:“他是何人?跟皇孫失蹤的事情可有關係?”

烏壽說不好,隻能搖頭:“他們看起來不像是我們北魏人,不過他們各個長得很好看,除了那個武功厲害的為首之人外,馬車上還有一個年輕女子和一個十來歲的少年,都長得極好,他們都是通身的貴氣,一看就是身份不凡。不過那人讓臣查了他們的馬車,臣仔仔細細翻查了他們的馬車,並未找到皇孫的下落,臣也不知道他們跟皇孫失蹤的事情有冇有關係?”

他原本不敢說這件事的,畢竟當初他什麼也冇查到,讓人跟蹤還跟丟了。

可這麼多天都還冇找到皇孫的下落,他也是著急啊!

這萬一就是這群人帶走了皇孫,那他知情不報,豈不是罪孽深重了!-說是蘇仁義囚禁了你母親?他怎麼敢的!”蘇仁義這個禽獸不如的東西,這蘇大夫人可是他的大嫂啊,他竟然也敢動她!!!說到這事,蘇雪寧眼底滿是殺意:“應該是蘇卉妍的意思,是蘇卉妍囚禁了我母親!”“蘇卉妍!”白氏大驚,有些想不通地蹙眉:“她為什麼要囚禁你母親啊?”當初蘇卉妍能入後宮為妃,可全靠蘇大將軍的軍功呢,若非軒轅鵬為了籠絡蘇仁忠,那蘇卉妍怎麼可能入宮為妃。這蘇卉妍就算再不是東西,也不該動蘇大夫人啊,再...

上一章
目錄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