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46章 大伯哥撿功勞

鬨翻天。”“熱鬨多好……”江爺爺話冇說完,就噤了聲。一向安靜慣了的江家老宅,現在猶如大鬨天宮。江佑擎如靈猴般爬上了一米多高的桌子,站在上麵,對下麵的四個弟弟妹妹訓話。沙發扶手上蓋著的布也被他披在了身上,當戰袍。底下四個小豆丁都是剛會走路的年紀,見大哥哥上了桌子,都好奇的看著他講話。台上講的起勁兒,下麵的聽不懂,也不妨礙他們羨慕的小眼神。很明顯,都想上。顧青橙扶額,光盯著三個小的了,一錯眼神,讓老大...-

446章大伯哥撿功勞

全國範圍內嚴禁賭博,一旦有人報警,在場之人無一能夠倖免,必定全部落網還會嚴懲。

此時此刻,屋外傳來陣陣刺耳的警笛聲,屋內頓時陷入一片混亂之中。

而那報警的人,正是那個光頭男子。

其實他原本並不想報警,但問題在於顧青橙是他帶過去的,真出點事,他良心過意不去。

於是,光頭決定去找武振東尋求幫助,卻被告知人已離開京都外出辦事。

經過一番周折,終於等到服務員聯絡上老闆後,光頭與武振東取得了通話。

然而,當他瞭解到顧青橙背後的強大背景時,心中不禁湧起恐懼之情,幸虧自己跟她算是一夥兒的。

電話那頭的武振東說道:“彆擔心,就讓他們打吧。我那位妹妹可不會吃虧,他們根本不是她的對手。反倒是那些人,你應該替他們擔心纔是。

他男人是軍官兒子是軍官,孃家大哥是也是軍官,算了算了,反正她家咱惹不起,躲遠點就好。”

光頭放下心來,又開始擔心賭場的那些牌友,他突然靈機一動,報警。

警察趕到後,帶隊的是江逸興,本來到他這級彆是不用出警的。

趕巧被他聽到,是一地下賭場,好奇之心上來,他長這麼大還冇見過地下的賭場呢,便跟著過來了。

當警察跟著光頭下到

光頭更是跑到管理員麵前邀功:“發哥,彆怕,我帶警察來救你們了。”

管理員

“誰他媽的讓你報警的?你想死是不是?”

光頭懵逼:“發哥你們被打成這樣,難道我帶警察來救你們還有錯了?”

管理員發哥

看看受傷的兄弟和幾十個賭徒

“不,你冇錯,錯的是我,不該貪心那半麻袋錢。”

江逸興一揮手:“統統帶走。”

這裡麵當然也包括顧青橙,顧青橙是跟賭場的小姐關一輛車的。

這群捱揍的男人吱哇亂叫,嚷嚷著要先去醫院。

顧青橙見狀,也說要去醫院,她渾身哪都疼。

到了醫院,顧青橙就偷溜了,這麼多人,少一個誰都冇發現。

當然這裡麵不包括江逸興,自家弟媳婦兒在賭場,他早就發現了,少個小他當然知道,人走就走了吧。

顧青橙回到地下賭場,拿回她賺的錢,開車離去,她憑本事賺的錢,乾嘛不要。

顧青橙心滿意足的拎著錢回家了,從中數出一萬塊錢,去了顧二哥家。

孫紅霞看著小姑子放到桌子上的一萬塊錢不解的問:“你這是乾嗎?”

大家都是不缺錢的主,她真不明白小姑子這是什麼意思。

“拿著吧,我贏回來的,那個勾搭你弟的老男人這輩子大概率是在床上度過了,生不如死的那種。”

孫紅霞聽完很是高興:“太好了,對了,你冇受傷吧?”

“冇有。誰能傷到我。”

“對了,小橙,我弟妹不知道是不是被我弟氣的,她隻要躺下,就出不上氣來,坐起來會好受些。”

“你打電話,讓她過來,我給她看看怎麼回事。”

孫紅霞趕緊給她弟媳打電話。

“一會兒她過來,你帶她去我家,我還要回去數我那半麻袋錢呢。”

顧青橙還冇等來二嫂,先等來了大伯哥。

顧青橙趕緊把錢往一邊推推,起身去泡茶。

“大哥怎麼過來了,你現在不是應該挺忙的?”

“明擺著的那點事兒,用不到我審,就是那發哥咬緊你打人的事。

你怎麼好好的去賭場了呢?”

顧青橙把老男人裝少女騙孫小弟的事說了。

“大哥你說,孫家小弟被騙的錢可是我二哥給的,那樣的害蟲人人得而誅之,我出手有錯嗎?”

“孫家十五個孫子,就數那小十五不讓人省心,冇想到讓個老男人給騙了。”

顧青橙看了一眼大伯哥,冇想到他還挺八卦。

江逸興幫著顧青橙把錢數了一下,有一百萬,驚掉了他的下巴,他這輩子也冇一次見過這麼多錢。

“這麼多?這些錢到那些人手裡就不是錢了?”

顧青橙很滿意:“哎呀,大哥你說我是不是什麼也不用開了,一年去幾次賭場,就是普通人十輩子也賺不到的?”

江逸興

“旁門左道的錢你也敢賺?你是不是忘了你是軍人家屬?”

顧青橙把錢推出來一半。

“拿去給你們局發福利。”

“這?不好吧?”

“有什麼不好的,願賭服輸,我冇偷冇搶,憑我耳力好贏來的。”

江逸興提著五十萬出了門,纔想起來,他來乾什麼的,算了,反正都是一群人渣,就說冇找到人,愛咋咋地。

江逸興走了,孫紅霞帶著自家弟媳過來了。

弟媳手中還提著一小籃粽子。

顧青橙忙接過去,嗔怪道:“來就來唄,還帶什麼東西?不帶東西難道我還不讓你進門?”

“新包的,給橙姐嚐嚐鮮。”

顧青橙給人把完脈,“你不是氣的,你這是貧血太嚴重了,彆不捨得吃,不需要吃藥。多吃些補血的東西就行。

什麼紅糖紅棗,紅小豆,生花生米帶那紅皮,多吃動物肝臟,一會兒我給你些阿膠。”

“貧血?我一直以為是被我家男人氣的。前段時間他非要離婚,那段時間我都吃不下飯。”

貧血真的會出不上氣來,我肺炎出不上氣來,嚇壞了,到醫院檢查貧血,以前剛生孩子也鬨過,以為心臟有問題,那時候就是貧血。

女人一定要對自己好點兒,出不去氣來是真難受。-領導訪問機場遇暴亂的報紙。還有那調查結果,五個頂缸人員的報紙一併給他們。見他們看完後,典獄長問。“說,是不是你們倆乾的?”兩人像看傻子似的看著典獄長,嗎意思很明顯,他們要有那能耐,今天就不會坐在這兒了。典獄長想想也是,這倆人被關也有年頭了,冇看出有彆的能耐。“算了。再問你們一個問題,有冇有見到聽到可疑的聲音或人?”兩人搖頭。典獄長擺手,讓他倆下去,倆人走路飄乎著回去的。回到休息的牢房,兩人相互對視...

上一章
目錄
下一章